我们的网站是专业的
“政屏说书”第二期 安徽作协主席许辉解读“简

来源:http://www.aaimfx.cn  日期:2019-06-03

 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8月20日,由大皖客户端徽派栏目和新华书店三孝口店联合主办的“政屏说书”第二期如期开讲。本次活动请到了安徽作协主席许辉先生,对当前走红的《人类简史》和《未来简史》进行了深度解读。著名历史学者翁飞先生也现场参与活动。

  

  刘政屏和许辉(右)

  透过榜单看阅读

  谁在读?读什么?怎么读?

  活动首先进行的是榜单解读。著名发行人、散文作家刘政屏对7月份的图书销售榜单进行了解读。从虚构类作品榜单来看,东野圭吾的热度不减,前十名仍然占据了3席,而且第一二名也全是东野圭吾的作品。

  虚构类榜单:

  东野圭吾是大赢家

  虚构类榜单前两名仍然被东野圭吾的作品霸占。第一位的是东野圭吾的《解忧杂货铺》,这本书六月份就在榜单中排名第一。7月份全国销量是五万多本,销售业绩骄人。第二名《白夜行》,这本书已经是第36次上榜。三年来,它一直在榜单的前列。排在第三名的是《追风筝的人》,这本书创造了出版界的传奇,已经再版101次。目前累计上榜99次,大约折合8年多的时间它都在榜单上。榜单第四名仍然是东野圭吾的作品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。第五名是《红岩》。榜单第六名是《摆渡人》。第七名是《百年孤独》,这本书持续火热,已经在榜单中出现74次。

  非虚构类榜单:

  好书总会长期霸占

  占据非虚构类榜单第一名的是埃德加斯诺的《红星照耀中国》。第二名是龙应台的《目送》。这本书也是榜单上的常客,已经在榜40个月。龙应台的作品兼有缜密的思想性和女性的细腻,她的很多作品受到不少年轻人追捧。龙应台的《目送》在榜3年多来,一直没有换过封面。在刘政屏看来,优秀的经典的书应该具有这种自信。第三名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》,已经上榜19个月。第四名就是新锐天才作家尤瓦尔·赫拉利的《未来简史》,他的另一部作品《人类简史》排在第七名。第五名是法布尔的《昆虫记》。第六名是杨绛先生的《我们仨》。

  刘政屏称,长期关注榜单会发现,一段时间的榜单具有一定的稳定性。大家公认的好书总是会霸占榜单很久,只不过每个月,它们的排名顺序会有一点变化。

  本地销售榜:

  年轻人喜好是主力

  占据本地销售排行榜第一名的是《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里》。这本书冲到第一和签售活动有关。排在第二位的是《先生馔》,谈美食的书总是有很多的粉丝。第三名是东野圭吾的《解忧杂货铺》,上个月卖出了接近300本。这个数字很不容易,因为三孝口的共享书店是可以借阅的,这说明不少读者不光借回去看,看完以后还要买一本回去收藏。

  销售排行榜第四名是伍美珍的《我是学霸我怕谁》。伍美珍是安徽省作协副主席,也是著名的少儿文学作家,“文字非常干净,阳光。”日本作家的《匠人精神》排在第五位。杨红樱的《五(3)班的坏小子》占据了销售榜第六名。第七名的《半小时漫画中国史》,作者的名字很奇怪,叫二混子,他用简单的漫画形式和简洁的语言,把中国的历史说得一清二楚。其后分别是《红星照耀中国》、《沉睡的人鱼之家》、《聪明的波丽和蠢笨的大眼狼》。

  纵观7月份的三孝口书店销售榜单,前十名中少儿图书占了5本,年轻人喜欢的图书占了3本,这说明年轻人顾客占有相当大的比例。

  共享图书借阅榜:

  东野圭吾又占四席

  共享借阅图书是合肥市新华书店三孝口店独创的新生事物。借阅排行榜更能直观反映大众对图书的喜好。或许跟上期“政屏说书”以东野圭吾的作品为主题有关,上个月共享图书借阅榜单前十,东野圭吾的作品占了四席,且均排在前列。其中《解忧杂货铺》和《沉睡的人鱼之家》占据前两名,《白夜行》和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分列第四第五名。《半小时漫画中国史》列第三名。

  《我是学霸我怕谁》在榜单第六名,日本作家的《自律力》排在第七名。第八名是余华的《活着》。最后两名是《我们仨》和《人类简史》。

  仔细观察一下销售榜和借阅榜,受欢迎的书会在销售和借阅榜单上同时出现,图书销售和借阅是相辅相成的。

  “简史”蹿红的背后

  译得很“软”,加分不少

  这一期“政屏说书”专家解读部分,解读的是突然蹿红的两本简史。请到的专家是安徽省作协主席、著名作家许辉先生。许辉说,在前不久他参加的一个活动上,他曾与著名历史学者翁飞先生一起推荐了十本好书,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推荐了《人类简史》这本书。

  许辉说,他注意到一个现象,一般说来,作家写完第一本书,在写第二本、第三本时,会刻意回避第一本使用过的素材。因此,第二本、第三本其精彩会“弱化”、创作的自由度也会大打折扣。因此,关注一个作者的第一本著作是有意义的。也因此,他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尤瓦尔·赫拉利的成名作《人类简史》上。他认为,这本书充分展示了作者不凡的才气。

  现代书很多,信息爆炸,这也带来了一个困惑:难以取舍。怎么选择呢?“我到了大的图书馆里,我都想把自己变成《未来简史》那种超越智人的、神化的那种人。在那种情况下,我可以把自己想读的书全部读完。”

  文字的“软”让阅读很轻松

  《人类简史》的译者是一名台湾学者,译得很“软”,也为这本书加分不少。许辉想起这样一件往事:上世纪八十年代,一名出版社的朋友对台湾作家简媜的《下午茶》大加赞赏,并撺掇许辉也按这样文字的风格写一本散文集。许辉说,他回去认真看了一下那本书,但发现自己写不出那样的文字。简媜能写出那样的作品,她的过人才气固然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文化氛围才能滋养出一定风格的文学作品。她的作品文字非常“软”。

  在许辉看来,“软”,是文化的最重要特质之一,有这样特点的文字非常适合人类的阅读,非常熨帖人的生理、心理特征。而在《人类简史》这本书中,许辉再次感受到了这种文字的“软”。正是这种文字的“软”,让这本书读起来非常轻松。

  不能当做纯历史文本来读

  许辉称,《人类简史》可以定位为历史学著作,但也不是传统的历史著作,而是普及类的作品。许辉说,这是本好书,但是不能把它当做纯历史文本来读。这样的书更多的是要去感知体验,通过这本书,可以对历史的脉络进行宏观的了解和把握。在阅读过程中感知这本书用文字和知识体系构造出来的强大气场。

  著名历史学者翁飞博士那天也赶到了现场,他以一个历史学者的角度对两本《简史》的走红进行了总结。他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,每到一个历史节点,总会出现一个大师级的人物来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进行总结,并思考人类社会的终极命运。尤瓦尔·赫拉利是不是大师还有待观察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这两本《简史》,已经不是纯粹的历史著作,而是思考整个人类发展的哲学作品。

 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赵明玉 向凯